新闻快递:
  安全上网指南,你一定用得到    2016/09/20      学生处与物电学院慰问新疆籍学生和家庭困难学生    2016/09/10      政史学院成功举办2016届毕业生生考研经验报告会    2016/05/24      学校2016年“学生社团活动项目基金”第一期立项33项    2016/03/23      音乐舞蹈学院学生个人毕业音乐会拉开帷幕 首场音乐会圆满成功    2016/03/22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宁师人物>>正文

敬礼,我的母校!
2011年05月30日 21:31 魏巍 点击:[]

我叫魏巍,宁夏师范学院人文学院2006级语文教育专业在读学生, 2008年12月经学院批准保留学籍后参军入伍,远赴雪域高原边防部队服役。历任通信员、文书、指挥班长等职,多次参加抗洪抢险,安保执勤、野训等任务,获各级嘉奖及“优秀士兵”奖励数次。 2010年12月选取为全军注册士官,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阿里军分区某部文书兼军械器材保管员,陆军下士军衔。

今年元月中旬,我因参加毕业考试重回母校,在有幸和恩师们欢聚的便宴结束时,张敏老师问我有机会能否写点有关我部队生活的文字给学院报。尽管内心一直都不曾忘记自己对老师的允诺,也长久以来都想给母校的老师和同学们写点什么,却总是找不到机会静心去写一些可供大家一阅的文字出来。前日再次接到张敏老师的提议时,感觉确有些惭愧!

终于,熄灯号响过之后,这个无眠的夜晚归属于我!回到办公室,窗外除了雪域高原遒劲的风声还在四处飘荡外,再没有任何嘈杂的声息。我的思绪此刻好像不再受高原缺氧的抑制,逸兴遄飞的激越了起来,带我重回三年前认真离开的小城固原,带我重回三年前不忍离开的母校故园,还有那无惧无畏的热血凛然,那不甘落寞的梦想纷繁。

做一名军人是我一贯坚持的梦想。我曾在高考后准备填报军校志愿,但当年军校只招收对外英语专业文科生,后无奈填报公安院校边防管理专业,希望学成后能到武警边防部队工作,也算是圆了自己从军的梦想,不承想恰在面试前日突遇变故,未能参加警校招生体检面试而获降批次录取处理。最终来到了当时还称“固原师专”的母校。在母校就读时,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在我的书架和枕边,从来不乏《历代将帅名录》、《世界百年军事人物》、《十大军事家传略》、《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纪实》、《开国将帅风云录》等套装丛书,以及蒙哥马利、朱可夫、艾森豪威尔、马利基诺夫斯基等世界著名军事家传记丛书。当兵走的时候,一个了解我的同学知道我最喜欢一个极富个性的二战将领,世界十大军事家之一的美国二战名将乔治·S·巴顿,并自己手绘过他的肖像悬挂于卧内,就送给我两本书《狗娘养的战争——巴顿将军自传》和美国作家法瑞哥所著《巴顿将军传》。我对此爱不释手,入伍以来稍有余暇就拿出来反复阅读,至今已过五遍。

离开母校的那一天晚上,我在自己还没写完的日记本第一页留白上写上“一直不曾忘记——我在师院的日子”后就把它封存进我的箱底留在了家里的书房中;时隔一年多之后的2010年7月1日,我又在另一本写完了的日记本首页留白中写下“雪色青春——我在阿里高原守防的日子”。在母校的日子,我一直不曾忘记的是我的梦想,是戎马无悔的信仰;在阿里守防的日子,我把自己最青春浪漫的年华奉献给了雪域高原,冷月边关。

一提起阿里,很多人往往会想到祖国的宝岛台湾有座阿里山,或者还可能有很多人会随口吟唱《阿里山的姑娘》,再年轻一些的潮流青年甚至可能只联系到韩国歌手李贞贤的劲爆歌曲《阿里阿里》,但是很少有人会知道在祖国西北边陲也有一块冰川大漠构成的宝地——西藏阿里地区。我们驻守的雪域阿里不同于阿里山的葱郁妩媚,气候宜人,地富物丰,而是冰山雪岭,严寒缺氧,地贫人稀。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北部,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区,虽然有3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两个河南或山东、三个江苏或浙江、十个台湾或一个日本国的面积,但在我国一般的地图上却无法找到它的名字。它的荒僻边远使它长久以来都被人们所忽略,直到1995年阿里地委书记孔繁森的先进事迹传遍全国,人们才更多的开始知道和了解阿里,并通过各类影视报刊的报道看到了阿里高原的真实境况。阿里被地质学家称为 “永冻层”,“世界屋脊的屋脊”和“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被生物学家称为是“生命禁区”,国际社会称之为除南北极以外的“世界第三极”。但是它是我们伟大祖国壮丽河山的瑰丽一角,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我始终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走上高原时那要人命的高原反应,以及之后缺氧造成的生不如死的痛苦。我也真正懂得了“氧气吃不饱,风吹石头跑,六月飘雪花,四季穿棉袄”为什么是阿里高原的真实写照。高寒山地的自然环境极为恶劣,与平原相比,平均气温低20摄氏度,氧气含量夏季不足平原60﹪,冬季不足平原40﹪,紫外线辐射强度却高于平原45﹪。著名作家毕淑敏,1970年至1980年十年间就在我们这支部队从事医护工作,她曾说阿里苦难生活给予她心灵以巨大影响,阿里的经历成为她文学创作的精神依托。为了守卫这片在很多人看来“不值得守卫的国土”,我们有无数的官兵献出了青春热血,奉献了生命和家庭。在内地繁华都市的人们尽情享受和平与安宁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远在西北高原,还有那么一批被叫做“高原兵” 的人,为此日日夜夜抗严寒斗缺氧,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高原反应的折磨,在冰天雪地中跋涉巡逻。人们理所当然的会说这些与自己的幸福安宁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只有我们知道这种不直接的关联背后有着一种叫“奉献”的东西似无形却有形。因为我们知道首先要成全自己“忠诚”的名节,一个一生背负忠诚的人,不难理解所谓奉献就是不求回报的付出。

阿里的条件确实很艰苦,有人说走一次阿里是对人生的一次洗礼,只有坚毅刚强的人才可能有机会经受这样的洗礼,我为自己能够踏上并守卫这片土地而自豪。我从家乡海拔不足一千五百米的地方走到了新藏两区交界的界山上,看到了武警交通部队树立的标识海拔6400米的大石碑;我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康西瓦烈士陵园看到了世界上最高的烈士墓碑;我在一阵爆炸声过后看到了战友血肉模糊的遗体;我在抗洪救灾的大堤上看到了被洪水吞没的推土机……我的眼睛湿润过,我的体力不支过,我在训练场上晕倒过,但是我的脑子没有空白过,藏地的经幡飘扬的那么鲜艳,我似乎也有了神秘的力量。山谷中那些此起彼伏的狼嚎,让我回想已然遥远的传说,还有那融雪湖畔迈着优雅步履的鹤群,稀疏的草场上自由追逐的藏羚羊,天空中变幻无常的七彩祥云,让我仿佛走进了梦幻的仙宇阆苑。我的灵魂曾被拔高到海拔6400米的高度,这可能是我再也无法逾越的高度,我的灵魂也被这里圣洁的雪山和幽蓝的辽阔长天所净化,让我可以在梦里见爹娘,在梦里回故乡,在梦里宴师友。醒来后笑一笑再披行装,也不想爹娘,也不惧生死,这样的经历让我不知不觉变得刚强。

从母校校园里一名从不起眼的学生到雪域边关一名同样很是普通的边防战士,我用三年的时间品读了这样一些东西:感恩、责任、奉献、忠诚、刚强与负疚。

“感恩是一个人起码的道德与智慧”。这是我在给我当时的辅导员蒙丽娜老师的信中首次用到的一句话。我感恩于我的父母给予我生命,并在之后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里给予我教勉和支持;我感恩于我的老师们给予我智慧和心灵,有我一生受用不尽的教诲与引导;我感恩于我的祖国给予我一个和平安宁的社会时代,让我为梦想去拼搏奋斗的理由和希望;我感恩于我的部队挑选了我,从而让我有了卫国戍边的豪迈与荣耀;我感恩于我的朋友,给予我鼓励和忠告,给予我快乐和信任。因此,我有责任不让父母为我失望,有责任不让老师们的栽培有花无果,有责任为祖国的和平稳定贡献力量,有责任为边关的安宁恪尽职守,有责任为我的朋友带回荣光。我浅显的认识到:感恩的另一面是责任,责任的那一头是感恩,这让我明白了怎样去承受在阿里高原工作生活的艰难与困苦。

有些孤枕难眠的时候,我也不禁要想一想远在家乡贫瘠的田野中终年劳作的父母。我一直记得父亲在我上大学前夜说的那句话:“人才人才,必须得先成人方可谈成才!”还有母亲在我当兵走时说的那句话:“自古忠孝难两全,忠大于孝也先于孝”。我也一直以来都在严格践行着,但每每想起父母的不易,内心其实仍有着极为深重的负疚感。这里是辽阔的思念难以穿越的高原,对于父母而言,我感觉他们永远是我亏欠最多的人。

从母校到参军入伍以来,各种经历让我有了很多的体会和心理感受。在我们同年入伍的战友中,有兰州大学、上海交大等较知名学府的本科毕业生,取得全日制大专以上学历的共计有17人之多,其中有人竟然说从来都不知道有我们宁夏师范学院这样一所高校。相对于我一个专科还未毕业的人来说,毫无压力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有勇气对他们讲:有一天你们会永远将我和宁夏师范学院一起记住的。最终,当他们一个个结束义务服役期脱下军装复员的时候,我依然站在属于我的队伍里。特殊的时刻,特殊的欢送仪式,有人还在问我“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排头?”我笑着回答:为了让你们记住宁夏师范师范学院培养的专科未毕业的学生都是不逊于你们这些知名大学培养出来的本科毕业生的!我们都笑了,之后我们又都哭了。因为他们无耐的摘去了代表荣誉、身份和付出的帽徽军衔的同时,我的肩头却换上了崭新的士官军衔。他们因不忍离开部队而落泪,我因看到他们的落泪而落泪。

任何人的付出都不一定有回报,但任何人的回报都可能是因为你曾对自己有付出。打开窗户,有淡淡的月光流了进来,我想起丁玲《一颗示出膛的枪弹》里面的那段话来:“孤冷的月亮在薄云中飞逝,把黯淡的水似地光辉,涂抹着无际的荒原”。面朝东南,那是去往故里的方向。整戴衣帽,敬礼,我的母校!

二〇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于阿里

上一条:胸怀梦想,意念春光

下一条:信念铺就开满鲜花的路——访徐广伟老师

关闭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
版权所有:宁夏师范学院党委宣传统战部  地址:宁夏固原市宁夏师范学院   邮编:756000  联系电话:0954-2079453